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
    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辽宁频道 >> 社会万象

一个城市奋斗的缩影 一个城市名片的孵化

旗袍故里再续“清风满韵”

作者:李毅

2018-07-02 08:41   来源:辽沈晚报  
分享到:

  崔明华正在制作旗袍。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记者 李毅 摄

  抚顺旗袍博物馆中展示的旗袍演变历史。官方供图

  崔明华的手工作坊里,货架上陈列着成排的宫廷旗袍成品,这些成品将在几天后发给一支旗袍模特队。为上门定做旗袍的顾客量完尺寸,崔明华麻利地在布料上画线裁剪——学做旗袍至今已有60年,每道工序她都已烂熟于心。

  今年70岁的崔明华是抚顺新宾满族自治县人,她从小在母亲身边学习制作旗袍,是满族旗袍制作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。她的女儿刘纯是第五代传承人,一家人可谓“旗袍世家”。

  1967年结婚时,崔明华告诉婆家自己“不要金不要银”,只想要婆婆家传的一件黑色旗袍。丈夫刘沔安和母亲商量后,不但答应了旗袍,还花费150元“巨资”为她买了一台上海产的蝴蝶牌缝纫机。

  这台缝纫机陪伴崔明华几十年,至今还能正常使用。如今,她的手工作坊沿袭了手工传统,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,正走向全国、走向世界……

  10岁起向母亲学做旗袍

  “我的母亲叫孙桂芝,缝制旗袍的手艺很精湛。”崔明华说,小时候她随父母居住在新宾蜂蜜沟。从记事起,她家里的条件就很艰苦,锅里的炖菜几乎见不到什么油腥。也正是从记事起,她就对母亲缝制旗袍的手艺很感兴趣,经常在一旁一看就是小半天,丝毫不觉得疲惫和乏味。

  10岁起,崔明华开始向母亲学习旗袍制作。从裁剪到缝制,从纽襻到滚边,她把母亲的本领学了个遍。“很多工艺是小时候看会的。我很专心,天天琢磨做旗袍,母亲稍加指点我就能正确掌握。”

  崔明华的父亲45岁就去世了,那时她只有12岁,上面有一个姐姐,下面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。母亲孙桂芝一个人拉扯四个孩子过日子,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。

  “母亲那时只有35岁,但她没有改嫁,也许是怕我们姊妹几个受罪。”崔明华说,母亲一个人肩负家庭重担,但从没听过她抱怨过什么。“现在回想起来,母亲真是特别坚强,在我们面前,她从没有掉过眼泪……我20岁时出嫁,看着母亲苍老的面庞,心里特别酸痛,我说不清母亲吃了多少苦。”

  出嫁那天,崔明华穿着母亲为自己缝制的旗袍,大绒面料在阳光下很显眼,这件旗袍她珍藏至今。“从小到大都是母亲给我和姊妹们做衣服,而这件是最珍贵的。”

  随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,母亲肩上的担子逐渐轻了一些,家里的条件也逐渐得到了改善。

  做缝纫贴补家用

  丈夫刘沔安比崔明华大4岁,在中学任物理教员,其家庭在当地算得上书香门第。

  结婚时,崔明华没有向婆家提金银首饰之类的要求,而是委婉地告诉刘沔安,自己特别喜欢婆婆家传的一件黑色旗袍。刘沔安和母亲提起此事,母亲不但一口答应下来,还张罗着要给儿媳买一台脚踏缝纫机——这在1967年可是个十足的“大件儿”!

  崔明华清楚地记得,那台崭新的上海造蝴蝶牌缝纫机花了150元,这在当时算得上一笔“巨资”。那时,刘沔安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.5元,不吃不喝5个月才能攒出这笔钱来。更不易的是,当时缝纫机凭票供应,光有钱还买不到。刘沔安四处求人,终于在一位亲戚的帮助下从供销社把缝纫机买了回来。那段时间,崔明华心中的的喜悦之情不亚于过年,心里总是甜丝丝的。

  崔明华不知道的是,为买这台缝纫机,丈夫当时还向人借了100元钱。后来得知丈夫和婆婆如此看重自己,崔明华十分感动,过门儿后,她总是利用闲暇时间做起缝纫贴补家用。

  当时,崔明华做裤子居多,一条裤子的手工费是1元。十里八村的乡亲们知道崔明华手巧,家中又有缝纫机,做衣服会来找她。虽然那时人们置办新衣的频率很低,但崔明华凭借手艺,减轻了家里的经济负担,还能拿出一些钱来给母亲。

  抚今追昔,崔明华因为挚爱制作旗袍,也因婆家给购置的缝纫机,没有在艰苦的岁月里让自己的手艺荒废。所以,她后来才能全身心投入到旗袍制作中,并打造出自己的品牌。

  32年来 她每天用心做一件事

  崔明华从没奢望过能一辈子从事最喜爱的旗袍制作。婚后不久,她来到蜂蜜沟的缫丝厂工作。1980年前后,缫丝厂因柞蚕养殖减少而关闭,崔明华不得不转行到陡岭瓦厂工作,生产房屋用的脊瓦、石棉瓦等产品。

  “大概是1986年前后,瓦厂也黄了。那时我38岁,从那以后,我每天只专心做好一件事,就是做旗袍,从没腻过。”崔明华说,32年来,从来没有哪件事能分走自己的兴趣。

  她做的旗袍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,名气也越来越大,她为自己的旗袍起名“清风满韵”。“‘清’代表传统,‘满’代表民族。”崔明华说,这个朗朗上口的名字是自己和丈夫花了不少时间想出来的。“通俗易懂又非常贴合我的作品,大家都说好,就这样定下来了。”

  崔明华在新宾县城租了个档口作为旗袍作坊,尽管没有醒目的招牌,也没布置炫目的灯光,但还是常有人找她做旗袍。

  “旗袍在过去的100多年里有很大发展,也出现了很多流派,使用了很多现代化的设备。”崔明华说,自己的手工作坊采用传统工艺做旗袍,还把传统工艺运用到改良旗袍上,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

[1]  [2]  [3]  下一页  尾页

(责任编辑:李京)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 
关键词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